昏迷8年後,以色列前總理阿裡埃勒·沙龍11日去世,終年85歲。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對沙龍的評價判若雲泥,一邊是“最偉大的保衛者”,另一邊是“應該下地獄的罪犯”。
  “打輸了最後一仗”
  2006年1月4日,時任總理沙龍因嚴重中風被送進醫院搶救並一直陷入昏迷。同年4月11日,以色列內閣宣佈沙龍永久失去履行職權的能力。
  昏迷期間,沙龍一直依賴生命支持系統。今年1月1日,他的身體狀況突然惡化,多個重要臟器包括腎臟和肺功能衰竭。6日,他的血壓和心跳恢復正常,但9日情況再度惡化。
  以色列特拉維夫謝巴赫醫療中心11日宣佈,院方採取多種措施,試圖穩定沙龍的病情,但是沒有成功,沙龍當地時間大約14時去世。
  “今天,他打輸了最後一仗。”以色列總統希蒙·佩雷斯說。
  醫療中心主任澤埃夫·羅特施泰因5日說,沙龍“像一頭獅子一樣在戰鬥”。希伯來語中,“阿裡埃勒”的意思就是獅子。
  次日,羅特施泰因作出悲觀預測,說只有奇跡才能拯救沙龍。
  沙龍1日狀況惡化後,他的兒子奧姆里和吉拉德一直守護在旁。“他走了。他決定走了。”吉拉德11日在醫院對記者們說。
  以將為其舉行國葬
  《耶路撒冷郵報》報道,以色列政府將為沙龍舉行國葬。他的遺體將安放在以色列議會大廈供憑吊。葬禮將在沙龍在內蓋夫擁有的農場舉行。他將與第二任妻子莉莉葬在一起,後者2000年因癌症去世。
  沙龍下月26日滿86歲。總統佩雷斯以“勇敢的戰士”“無畏的領袖”評價沙龍。
  “他是以色列最偉大的保衛者和最重要的設計者之一。”佩雷斯說。總理本雅明·內塔尼亞胡說,沙龍“將永遠活在以色列人心中”。
  司法部長齊皮·利夫尼對沙龍去世表達“沉重悲痛”,評價他為“勇敢的戰士、指揮官、領袖和雙腿深植於以色列土地上的農夫”。
  巴勒斯坦人朝天開槍慶祝
  巴勒斯坦人對這名宿敵之死感到高興,稱他為“罪犯”。
  在加沙地帶,巴勒斯坦伊斯蘭抵抗運動(哈馬斯)稱沙龍之死為“歷史性時刻”。
  路透社援引哈馬斯發言人薩米·阿布·澤爾希的話報道:“這個暴君不在了,我們對勝利更有信心。這名罪犯的雙手沾滿了我們人民和領導人的鮮血。今天,他死了,我們的人民興奮不已。”
  另一名哈馬斯發言人薩拉赫·巴達維說,沙龍留給巴勒斯坦人的記憶只有“痛苦、鮮血、折磨、背井離鄉和罪惡”,他應該“下地獄”。
  巴勒斯坦民族解放運動(法塔赫)高級官員賈布里勒·拉吉布認定沙龍下令暗殺了巴勒斯坦國前總統亞西爾·阿拉法特,是“罪犯”,應該被送上國際刑事法庭。
  德新社報道,沙龍死後,黎巴嫩一處巴勒斯坦難民營中,巴勒斯坦人朝天開槍慶祝。
  潘基文贊其為以色列英雄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11日通過其發言人發表聲明,哀悼以色列前總理沙龍逝世,並對他給予很高評價。
  潘基文在聲明中對沙龍的去世表示悲痛,向沙龍的家人、以色列政府和人民表示誠摯的慰問。潘基文說,沙龍的一生奉獻給了以色列,不論他首先作為一名軍人,還是他後來成為一名政治家,沙龍都是以色列人民的英雄。
  潘基文在聲明中說,沙龍的政治勇氣將被人們所銘記,這可以從他痛苦而具有歷史意義的從加沙地帶撤離決定中看出。潘基文指出,在有關實現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和平問題上,沙龍的繼任者仍面臨艱巨的挑戰。
  □沙龍生平回顧
  1948年至1973年阿以爆發的四次中東戰爭,沙龍歷任步兵團連長、戈蘭旅指揮官、傘兵旅旅長、北部軍區司令、裝甲師師長和南部軍區司令等職。
  1982年時任國防部長的沙龍策劃以軍突襲黎巴嫩,企圖鏟除以該國為大本營的巴勒斯坦游擊隊。
  1983年由於司法當局調查發現沙龍涉嫌對在貝魯特發生的屠殺平民事件負有間接責任,他在國內外壓力下被迫辭職。
  1998年時任外長的沙龍敦促以色列人在以軍占領土地上儘量“攫取更多的山頭”。
  1999年大選後沙龍擊敗內塔尼亞胡出任利庫德領導人。
  2000年9月28日沙龍強行進入有爭議的聖殿山地區,引發了一場嚴重的巴以流血衝突。
  2001年3月7日沙龍擊敗巴拉克出任總理。
  2003年1月28日沙龍以絕對優勢再度當選總理。
  2003年12月18日沙龍宣佈“脫離計劃”,呼籲取消定居點。
  2005年2月8日沙龍與巴勒斯坦領導人達成停火共識。
  2005年9月12日以色列完成從加沙地帶撤軍。沙龍堅決撤軍的主張引起利庫德集團內部“反叛分子”強烈不滿。
  2005年11月21日沙龍決定退出利庫德集團,另組新黨“前進黨”參加2006年3月舉行的議會大選。
  2006年1月4日沙龍突發中風,被緊急送往醫院搶救。此後他在特拉維夫謝巴赫醫療中心接受治療,靠呼吸機等輔助設備維持生命。
  本版均據新華社電
  “一百個沙龍”
  沙龍堪稱以色列最精明且最富爭議的政治和軍事領導人之一,給多名曾在耶路撒冷和加沙地帶常駐的前任和現任新華社記者留下深刻印象。
  “三板斧”將軍
  新華社前駐加沙記者馬曉霖
  任期1999年到2002年
  我曾將沙龍對巴勒斯坦軍事打擊的撒手鐧比喻成程咬金的“三板斧”:暗殺巴勒斯坦活躍分子以至高級政治領導人,待挑動巴方反擊後,再從空中轟炸巴安全機構,從地面閃擊巴自治城市,進而完成一輪較量。
  “三板斧”反映沙龍固有的剛愎和自負,但是,面對為結束占領而不怕死的巴勒斯坦人,背靠因占領而持續不斷有人喪生的國民,向來務實的沙龍也不會蠻幹到底。
  政壇“老狐狸”
  新華社前駐耶路撒冷記者劉洪
  任期2002年到2004年
  沙龍很喜歡笑,總是笑得很歡。握手是他的公關利器之一。
  2002年,沙龍結束一次演講後正準備起身,我抓緊機會湊近拍照,沙龍的保鏢趕忙阻攔。
  正朝這裡走的沙龍看到我的尷尬,沖我一笑,走上幾步,朝我伸過手來。
  我也趕忙握住沙龍粗大的右手。
  與前巴勒斯坦領導人亞西爾·阿拉法特握手,阿翁總是喜歡很用力地握你,然後把你拉到緊貼自己的地方,最後面對鏡頭,露出領袖的微笑。
  沙龍的手胖白柔軟,總是輕輕和你一握,然後又抬起頭,沖你微微一笑,很少說話。那種略有些詭秘而親切的笑容,像是長輩在問你一些你不願意回答的問題,又像是一個小孩子對你做了壞事以後自我解嘲。
  除了疆場“鐵將軍”,沙龍還落得政壇“老狐狸”的稱號。而這隻“老狐狸”一度是巴以和平的最大賭註。
  愛到極致狠到盡頭
  新華社前駐加沙記者周軼君
  任期2002年到2004年
  常駐加沙時,與以色列總理沙龍天天“見面”:一是樓下垃圾桶錶面,白色油漆醒目噴上沙龍名字,表示巴勒斯坦人對他的詛咒;二是案頭他的自傳《武士》,封面上白髮沙龍緊鎖雙眉,遙望遠方,目光深邃又深情。
  這便是沙龍留在世上兩種迥異形象:阿拉伯人憎惡的劊子手、以色列推崇的“王者”。
  沙龍曾說,他不穿防彈背心,因為沒有適合他的尺碼。沙龍不喜歡跟媒體打交道。行伍出身,他稱自己講話沒遮攔,容易惹麻煩。他更願意在聚光燈外,施展手腳。
  他傲慢,瞧不起阿拉伯人。美國前國務卿馬德琳·奧爾布萊特回憶說,某場合阿拉法特向沙龍伸手,沙龍背過頭去。
  他發動“定點清除”,不考慮是否傷及無辜。也正是沙龍,20年前就放言:“終有一天,巴勒斯坦國從我手中建立!”
  他有愛。有這樣一張照片:沙龍獨立於第二任妻子莉莉墓前,夕陽滿天。據說,2000年莉莉去世後,沙龍每天上班前,特意繞行,經過莉莉墓前“問候”。
  愛到極致,也狠到盡頭。
  離開人世竟是幸運
  新華社前駐耶路撒冷記者魏建華
  任期2004年至2006年
  2006年1月,沙龍因中風入院,昏迷8年,直至去世。
  沙龍再度中風入院後,我在哈達薩醫院外採訪,一名以色列同行跟我說:“如果沙龍這次能離開人世,他是幸運的!”
  我啞口無言。
  “沙龍正處在政治生涯的頂峰,如果這時去世了,全世界的很多領導人可能都會來參加他的葬禮,他也將永遠被人們牢記。可如果他變成植物人,在家裡躺兩年再去世,我想那時候沒有多少人會在意他。”這名記者解釋說。
  寥寥數語,讓人回味良久。  (原標題:以色列前總理沙龍病逝)
創作者介紹

depp

pn55pnwhr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